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天圣制药4位高管被留置或刑拘 多家客户医院院长被查

法制贵州2018-11-08 15:41:19

一年时间,两个极端。

2017年5月,天圣制药因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重庆市垫江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而名声大噪;2018年5月,这家企业在垫江县再次成为焦点,却是因为公司多名高管被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天圣制药多名高管无法履职的同时,其2014~2016年医药流通板块第三、第四大客户的医院院长均已被重庆市纪委调查;而其第二大客户的医院院长也已有超过一个月时间未在医院上班,多名员工表示“听说已被调查”,但目前官方尚未正式通报。

4位高管无法履职

“你要去天圣制药?这个公司在我们垫江可出名了。”6月8日上午,一名重庆垫江的出租车司机在听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要前往天圣制药后,如此感叹。

“我们垫江唯一的上市公司嘛,不过现在估计也快不行了……”待记者询问个中缘由时,该名出租车司机声音有些低落,“我们垫江就是没有工业支撑,好不容易出了个天圣制药,结果又出事了。”

该出租车司机所说的“出事”正是指天圣制药4月初以来数名高管无法履职。

4月3日午间,天圣制药公告称董事长刘群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一个月后的5月7日午间,天圣制药再披露称公司总经理李洪被有关部门留置,暂时无法履行相关职责;5月14日晚间,公司又公告称副总经理李忠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李忠同时已申请辞去了副总经理职务;6月5日晚间,天圣制药再次曝雷,称公司副总经理王永红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司董事会已收到王永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实际上,刘群被相关机关带走并不是4月发生的事情。

据天圣制药4月27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董事长事项的公告》,3月24日晚上,公司总经理李洪在相关机关有“留置”字样的资料上签字,该资料被相关部门带走,当时情况复杂且为周末,总经理鉴于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和保密需要,未及时向公司通知此信息。而直到4月1日(8天后)公司总经理口头通知董事长亲属,董事长已被相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但出于无法获得详细情况的考虑,公司直到4月3日才予以披露(即事发10天后)。

颇为巧合的是,天圣制药在披露董事长被留置公告的当天,还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称公司拟收购四川省玉鑫药业有限公司股权,股票于4月3日开市起停牌。也正因此,其暂时避免了该事件以及一系列后续事件对股价的影响。

“我们的信息披露是严格遵守相关法规要求的。”对于上述疑问,天圣制药董秘办一人士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应称。

客户医院院长相继被查

目前天圣制药尚未披露几名高管被查的具体原因,不过记者在走访垫江县城时,有受访者认为这与重庆多家医院院长去年被查有直接关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的官方网站并向相关部门求证之后,确认目前已被公开调查的人员为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院长王晓波以及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院长李剑平。

去年8月10日,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公布,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剑平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重庆纪委对李剑平违纪的描述细节即包括:“串通医药企业老板,以权谋私,大肆敛财,严重侵害了群众利益。”

而天圣制药2017年5月9日发布的招股书显示,南川区人民医院位列天圣制药2014~2016年度第四大医药流通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8467.61万元、8869.44万元、1.05亿元,占医药流通总销售额比例分别为7.1%、7%、7.12%。

2017年8月28日,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公布,“涪陵区中心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晓波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天圣制药招股书披露,涪陵中心医院为天圣制药医药流通板块2014年至2016年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1亿元、1.16亿元、1.39亿元,占比分别为9.26%、9.17%、9.42%。

“天圣制药实控人刘群和这些医院的关系不仅仅是客户,他们出事的高管和这些被查的院长关系大。”一位重庆医药圈资深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重庆纪委通报中所指的医药企业老板,正是刘群。”值得注意的是,该位知情人士的说法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此外,除了上述两家医院的院长已公开被查外,2014~2016年为天圣制药医药流通板块第二大客户的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其院长马明炎也至少有1个月未在医院露面,6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垫江县人民医院前台、办公室等多位工作人员处确认了这一信息。

“确实有很长时间没在医院见到马院长,差不多有1个多月。”该院导医台一工作人员表示:“马院长不在,这段时间都不在。”该院党群办公室一工作人员也回应称,自己从5月份以来就没见过马明炎。

值得一提的是,垫江县人民医院官网的“党群工作”一栏显示,该院于今年4月26日召开的“2018年度全面从严治党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上,马明炎也并未现身。而自2017年5月以来,该院组织的所有有关党风党建学习活动中,作为该院党委书记的马明炎未曾缺席。

而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垫江县人民医院对外办公室接受采访时称马明炎“涉天圣制药案,已被带走调查”。对于这一说法,上述受访人员均表示,这个说法有听过,但目前并没有相关的文件,以通报为准。

天圣制药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天圣制药医药流通板块对垫江县人民医院的销售额分别为1.2亿元、1.32亿元、1.65亿元,分别占比达10.08%、10.42%、11.17%。

记者致电天圣制药董秘办询问上述医院院长被查与公司高管无法履职之间是否有联系?对方回复称“关于这个事情,一切以公告为准”。

不只是“客户”

天圣制药多位高管被调查一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关注,不论是偶遇的出租车司机,还是小面馆的老板,均能就该事情聊上十分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垫江县人民医院、涪陵中心医院均与天圣制药及相关子公司有股权交集。

天圣制药招股书显示,垫江县人民医院是天圣制药的发起人和出资人。重庆工商局档案也显示,刘群通过其控制的重庆长龙药业实业公司出资60万元,垫江县人民医院出资40万元,于2001年6月注册成立了重庆通和垫江制药有限公司(天圣制药前身,以下简称通和垫江)。

同时,垫江县人民医院还在2000年8月出资400万元参股刘群控制的另一家企业重庆长龙天圣药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0%,不过该公司在2003年3月被通和垫江合并,成为天圣制药的前身天圣有限。

2003年8月8日,天圣制药的一份股东会议记录显示,马明炎被选为天圣制药的监事,成为天圣制药新一届监事会成员。

此外,天圣制药与其医药流通板块第一大客户三峡中心医院、第三大客户涪陵中心医院也关系匪浅。

天圣制药招股说明书显示,三峡中心医院和涪陵中心医院均为重庆天圣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圣药业)的出资人,出资额为250万元,出资比例为25%。而天圣药业为天圣制药的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刘群;天圣药业还在2002年8月向通和垫江增资10万元,出资比例为0.619%;不过到了2007年8月,天圣药业又将上述10万元出资额平价转让给自然人刘玉琴。

而天圣制药的孙公司威普药业成立时的股权结构中,长寿区人民医院、垫江县人民医院、丰都县人民医院的出资额分别为50万元、30万元、50万元。其中,丰都县人民医院为天圣制药医药流通板块2014~2016年第五大销售客户,占比分别为5.97%、6.38%、6.43%;长寿区人民医院2014~2016年向天圣制药采购金额分别为3921.71万元、4123.52万元、4736.77万元。

在2010年,为理顺企业与医院的关系,垫江县人民医院将其所持天圣制药的股权全部转让至国有企业重庆市康士鑫商贸有限公司;三峡中心医院、涪陵中心医院则分别将其持有的天圣药业25%股权转让给三峡肿瘤防治研究所、重庆市微创外科研究所;而威普药业的股权在多次更改后,垫江县人民医院、丰都县人民医院均已退出,长寿区人民医院下属的康复研究所目前持有其15%股权。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天圣制药涉事的4名高管中,除了发起人刘群以及2010年后进入的王永红外,另外2名高管在天圣制药股权获得渠道中还与上述多家客户医院有一定关联。

工商档案显示,2003年6月,李洪接替汤宗钢成为天圣有限的总经理;2003年8月,天圣有限召开股东会,同意汤宗钢将其所持的天圣有限100万元出资额零价转让给李洪,进而李洪成为天圣有限的法定代表人,出资比例为3.824%。

值得一提的是,汤宗钢所持有的100万元出资额中的六成,是2002年4月由长龙产业和垫江县人民医院分别将其持有的通和垫江的36万元、24万元出资额无偿转让所得。

2007年5月,天圣有限股东会一致同意,李洪又将持有的100万元出资额无偿转让给李忠;5个月后,李忠又将100万元出资额中的80万元无偿转回给李洪。

业内称医院销售网络将受影响

4名高管相继无法履职,重要客户医院院长又被查,令市场对这家上市刚满一年的公司产生疑虑。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6月8日,深交所也就此向天圣制药发出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董事长和总经理被有关部门留置、两名副总经理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具体原因及最新进展。

此外,天圣制药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为9.62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42.55%,深交所也要求公司回复高管接连无法履职对公司与前五大客户合作的影响,对未来持续盈利能力是否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在采访中发现,悲观态度在业内已成主流。

“天圣制药多年来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医院市场。”上述重庆医药界资深人士认为,包括涪陵中心医院、南川区人民医院、垫江县人民医院等未来将大幅度减少采购额是大概率事件,不过由于药品采购招标都是提前下单定量,这个影响上半年应该还不会在财报中体现。

“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通报,但出了这种事,涉事的医院机构都会避嫌,降低采购额甚至完全不采购都是有可能的,并且天圣制药目前还只是一家扎根重庆的区域类医药公司,这种影响也会更明显。”重庆一家三甲医院管理层人士分析称。

引人关注的是,天圣制药主营为医药制造和医药流通,而医药流通板块多年来在其总营收中的占比为七成左右。2014~2017年,天圣制药的总营收分别为16.64亿元、18.43亿元、20.87亿元、22.61亿元,期间医药流通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1.92亿元、12.67亿元、14.75亿元、15.58亿元,占比分别为71.63%、68.75%、70.66%、68.89%。

同时,2014~2017年西南地区的营收分别为14.73亿元、15.94亿元、17.89亿元、19.07亿元,占比分别达88.52%、86.49%、85.73%、84.34%,区域特色比较明显。

此外,天圣制药在医药制药领域的后发优势也尚不明朗。其财务数据显示,2014~2017年,研发投入费用分别为1912.63万元、2117.91万元、3511.84万元、3385.79万元,在总营收的占比分别为1.15%、1.15%、1.68%、1.5%。与之对比的是,据同花顺数据2015年统计,化学制药领域的上市公司研发投入平均占比在4.5%左右,中成药领域的上市公司研发投入平均占比在2.8%,显然,作为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业务的天圣制药而言,药品研发投入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天圣制药4高管无法履职另一面:管理层半年前就有大变动 4名董监高离职

每经记者鄢银婵每经编辑陈俊杰从4月3日公告公司董事长刘群被有关部门留置协助调查,到6月6日公告副总经理王永红被刑事拘留,天圣制药(002872,SZ)有4位高管在两个多月时间里接连“出事”,无法履职。  

事实上,如果把时间拉长,天圣制药眼下面临的高管层动荡问题在2017年下半年就有体现。2017年10月至2017年12月,公司相继有4名董监高离职。  

那么,管理层的动荡是否影响到了目前天圣制药的运营?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天圣制药位于重庆垫江的厂区,看到公司尚在正常运营。天圣制药董秘办人士也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相关问题请关注公告披露。” 

高管团队动荡

 
 2017年5月上市,一年多来天圣制药的管理层显得颇为动荡。2017年10月23日,上市仅5个月时,天圣制药董事、董事会秘书杜春辉因其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职务。  

不到2个月,公司管理层再次遭受冲击。2017年12月12日,天圣制药披露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张学军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同日,监事会收到公司监事袁征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监事职务。  

2017年12月19日,天圣制药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副总经理孙进的书面辞职报告,孙进先生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不再负责公司人力、行政等事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梳理天圣制药招股书以及2017年年报发现,天圣制药大部分高管均为公司成立初期的元老级人物,上述离职的高管进入公司的时间均于2010年以后(2010年天圣制药作为股份制公司第一次增资)。  

比如,前董秘杜春辉加入时间为2013年12月、前董事张学军和前监事袁征均与2010年12月进入,前副总经理孙进加入时间为2012年4月。  

天圣制药招股书披露的高级管理人员共有9名,目前总经理李洪、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均已无法正常履职,加上已离职的孙进和杜春辉,目前原高管团队中能正常履职的副总经理仅剩刘维、熊海田,以及财务总监王开胜。  

2017年12月12日,天圣制药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拟补选刘爽为公司第四届董事;2018年1月,天圣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同意聘任王琴为董秘、董事会董事,聘任李厚霖、刘爽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李厚霖和刘爽均为1993年出生,年仅25岁,李厚霖为专科学历,历任天圣制药销售经理、行政部部长、资金部部长;刘爽为本科学历,历任天圣制药库管员、采购员、采购部部长。  

天圣制药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及重大事项正在代董事长刘维的全面负责和主持下正常推进。

“为应对潜在的风险,公司成立了应急小组并建立了相应的应急机制。”  

工厂仍正常运营

 
 “垫江就天圣制药一个上市公司,可以说是我们这的明星企业。”6月8日,重庆垫江县当地一名公职人员如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  

天圣制药在当地的知名度究竟有多高,几个小细节或能说明一二。据垫江新闻网报道,在天圣制药2017年5月上市时,垫江县委书记蒲彬彬、县长梅时雨第一时间前往公司调研。同时,天圣制药上市还被写入了该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  

记者发现,在垫江县,用“巨无霸”来形容天圣制药也不为过。据垫江县发布的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至2017年,该县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224.09亿元、239.84亿元、263.31亿元、276.76亿元;而天圣制药2014年至2017年的总营收分别为16.63亿元、18.43亿元、20.86亿元、22.61亿元,照此测算,天圣制药营收占该县GDP比重分别为7.42%、7.68%、7.92%、8.16%。  

在此背景下,天圣制药眼下面临的情况是否会影响公司运营也颇为引人关注。 

6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天圣制药位于垫江县桂溪镇石岭村的厂区及办公楼外看到,不时有运载药品的集装式货车进出厂区,生产看似尚未受到影响。  

“我们一直都在正常生产,你看每天都有运输车在进进出出。”保安室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不过他拒绝了记者进入厂区及办公室的请求。而天圣制药董秘办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相关问题请关注公告披露。” 

尽管眼下生产尚在正常推进,但4名高管相继被查一事也令公司部分员工心生忧虑。 

在厂区外,一名女性员工就向记者表示,其从2014年就在天圣制药上班,最近几个月公司领导接连出事,公司内部也不时有各种传言出来,确实担心这个事情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在记者守候在厂门口的约40分钟时间里,受访的3名员工均表达了类似观点。  

“说实话,现在谁都说不好这个事情对公司会有怎样的影响,作为当地的一家支柱企业,当然会有一些担心,还是希望他们能平稳过渡。”上述当地公职人员对记者说。

关联交易拖累上市进度 天圣制药购销“朋友圈”引关注

每经记者吴治邦每经编辑陈俊杰天圣制药(002872,SZ)作为一家医药制造、流通领域的公司,10多年前就形成了一定规模,也在2007年12月就完成了股份制改造。不过,公司却在2017年5月19日才达成A股上市目标,而上市过程中,其支付的天价律师费引发了外界关注。  

“该公司10多年前就已经在筹划上市,但因数额较大的购销关联交易一直无法如愿以偿,特别是医药流通领域的销售容易引发经营稳定性的质疑,天价律师费可能和工作量的复杂程度有关。”一位投行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   

因关联交易致上市之路崎岖

 
 天圣制药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07年12月29日完成了股份制改造的工商登记工作,长龙集团、刘群、垫江县人民医院分别持股41.47%、25.68%、13.51%。记者拿到的可靠材料显示,此时公司就已经在筹划上市事宜了。 

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在2005年、2006年、2007年1~9月,天圣制药的采购支出和销售收入绝大部分是关联交易,当时的中介机构对此给出了建议:过去的关联交易,需要找出证据证明价格是公允的;将来尽量减少关联交易或者规避关联交易。  

以2007年1~9月的销售情况为例,公司向关联方重庆长龙药业有限公司、重庆威龙药业有限公司、重庆天通医药有限公司、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绿茵生物医药有限公司、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135.64万元、952.76万元、1491.36万元、254.24万元、5292.60万元、1831.96万元、75.04万元、641.71万元,约占到公司总销售额的77%。 

同期,公司向关联方重庆长龙药业有限公司、重庆中澳美浓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奇美药业有限公司、重庆长龙医疗设备器械有限公司、四川天元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重庆绿茵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35亿元、22.23万元、159.12万元、7.75万元、1192.87万元、131.29万元,约占到2007年1~9月对外采购总额的80%。  

再看天圣制药2017年披露的招股书,公司在2016年度向关联方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38亿元、1.48亿元、4736.77万元,关联交易总金额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达到30.37%。 

从招股书公布的资料来看,天圣制药以子公司天圣药业、威普药业等为纽带,构筑了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等重庆市医疗客户朋友圈。  不过,在当年直接参与天圣制药尽职调查的某投行人士看来,也正是多年来大比例的关联交易导致天圣制药10年后才成功上市。  

天价律师中介费引关注

 
 经历了多年的等待后,天圣制药终于在2017年5月19日登陆A股,不过其关联交易及商业贿赂风险在发审委审核期间一直都受到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圣制药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10.79亿元,对应支付给律师的费用为2252.66万元。新近上市的药明康德招股书显示,其募资金额为22.51亿元,对应支付给律师的费用为998.49万元。也就是说,在募资金额超天圣制药一倍的情况下,药明康德所付出的律师费用不足天圣制药的一半。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律师费用跟工作量的大小有关,难说合不合理。但是如果中介机构涉嫌帮助掩盖重大问题则构成欺诈发行,证监会查实后,投资者可以依法提起索赔诉讼。”从相关案例来看,如证实欺诈发行,中介机构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总经理李洪被相关部门留置协助调查,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则已经被刑事拘留。但就具体原因,官方未有消息公布。 

记者注意到,早在天圣制药IPO期间,监管就曾关注天圣制药的商业伦理风险:市场推广费支出的对手方情况,是否存在直接汇入供应商及无商业往来第三方账户的情形;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变相商业贿赂情形;结合订单获取方式、流程,补充说明内部控制制度能否有效防范商业贿赂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天圣制药医药流通领域有客户负责人已“出事”。据重庆市纪委官网信息:2017年8月,涪陵区中心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晓波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同样也是在2017年8月,重庆市纪委对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剑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天圣制药限售股解禁前夕爆雷 机构投资者收益或打折

每经记者吴治邦每经编辑陈俊杰两个多月时间,天圣制药(002872,SZ)4位高管相继无法履职,令不少机构暗自捏了把汗。  

公开资料显示,天圣制药于去年5月19日上市,在上市之前引入了15家外部股东,其中多为股权投资机构,对应的股份也将在今年5月21日解禁。不过,就在解禁期前夕,天圣制药爆出人事黑天鹅,随后又停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天圣制药董事长和总经理被有关部门留置协助调查,两位副总经理已经被刑事拘留,上述事宜或将对这些机构投资者的收益造成影响。 

招股书显示,为了加速公司发展,并通过引入外部股东完善公司治理结构,2010年8月16日天圣制药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增资决议,决定向力鼎财富、力鼎凯得、上海宾州、和光成长、中山多美5名法人及吕志耘、邹翔、李素真3名自然人增发1840.80万股股份,每股6.88元。  

2012年6月,天圣制药再次实施增资,新引进了苏州贝塔、德同创业、德同银科、力鼎明阳、和光远见5家机构投资者,原股东刘群、渝垫国资、中山多美也以同等价格认购了该次增发的股份,每股价格为8.5元;2014年8月21日,天圣制药再次增发,新引进了华元兴盛、人合安康、昆明龙兴、盛世诚金、泰豪渝晟5家机构投资者以及雷春风、濮翔2名自然人,原股东刘群、渝垫国资、德同创业也以同等价格参与了认购,价格为每股10元。  

从这些机构的认购价格来看,不算财务成本的话,成本多为6元~10元,相较天圣制药停牌的股价31.05元,上述机构投资者的浮盈在3倍至4.5倍区间。不过,若之后公司股价因高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无商业用途。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小编删除。


长按下图,弹出:识别图中二码维

点点即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