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流通十条,对商业大环境的影响有多大?

21世纪药店2020-07-31 15:55:50

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对食品药品监管“四个最严”的要求,进一步整顿和规范药品流通秩序,严厉打击违法经营行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决定对药品流通领域开展集中整治。加上已全面实施的“两票制”改革,一时间,批发企业所面临的困局成为行业内最揪心的话题。


在“史上最严监管”的环境下,不规范企业将遭淘汰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这样的变局将对行业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下游零售终端是否又会被波及?


嘉宾



北京德兴隆医药咨询首席顾问

中国药店管理学院副院长

 


安徽省蚌埠安泰医药有限公司

蚌埠绿十字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

 


陕西怡康医药有限责任公司

怡康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 

 

A
大批不规范企业将遭淘汰


《21世纪药店》:5月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整治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的公告》被喻为“史上最严监管”,在这样的背景下,根据您了解或观察到的情况,您认为批发企业的“过关率”有多高?判断的依据是什么?目前您所在区域的药品批发企业,总体的GSP认证情况又是如何?


何煜:国家发布的流通十条让医药公司自查整改,其实这也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宽限期。陕西现有流通企业400多家,是国家推行“两票制”的试点区域之一,如果严格按照GSP标准、“两票制”以及流通十条来整改,必定有大批企业被迫转型或遭淘汰,最后资源将向剩下的数十家大型企业与区域龙头靠拢。


以福建为例,从2009年开始试行“两票制”,通过大力推行最低价采购、“一品两规”“两票制”等改革措施,从源头上堵住药价虚高、商业贿赂盛行的问题,医药领域的行业风气得到极大净化。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陕西的药品流通市场也将在强有力的监管下步向更好的未来。


王伟:安泰医药作为地区龙头企业,对于这样的政策是欢迎且积极响应的。长期以来,在药品批发过程中,挂票走票的现象都较为严重。这一次的流通十条表明了药监部门严格监管的决心,在这样的决心下,全国范围内必将有一大批不合规的企业遭到淘汰。


就安徽省的情况来看,药品批发企业的GSP认证情况不错。已通过GSP认证的企业有449家。药监部门近期约谈了安徽所有批发企业的负责人,不仅要求我们自查自纠违规行为,还将对高风险企业实施每年不少于三次的检查,监管决心不小。


B
竞争格局将发生大改变


《21世纪药店》:受政策和竞争双重因素的影响,您认为批发企业的竞争格局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会有哪些新的特点?


高普才:当前,中国医药流通市场主要有四种企业格局和变化:跨地区巨头——企业数量4~5家,合并销售占全国医药流通市场的30%左右,不断并购扩张;区域性霸主——企业数量70多家,销售规模在20亿以上,积极整合壮大;特色化部落——企业数量较多,分化为不同优势的专业化群落,重在提升增值服务能力;合资化企业——企业数量有限,依靠资本的力量,积极转型。

新的特点主要表现为:


1、以终端分销为基础:坚定不移地以传统分销为核心业务;

2、公立医院是战略业务的重点: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业务,包括中药、医疗器械、原料药等业务;

3、以民营医院、私人诊所为增长点:民营资本介入医院改革,大大加速民营医院的发展;

4、以基层医疗机构的配送为补充:随着基药的实施,基层医疗机构将进一步扩容;

5、以技术增值服务、电子商务、第三方物流为新兴业务,成为商业公司的新的增长点。

 

何煜:受政策和竞争的影响,过去大量依靠挂靠过票方式生存并攫取不当利益的医药代理自然人、大包商、小包商等,将在强化的行业监管、商业贿赂整治和财税规范化治理行动中出局,药品生产流通将呈现出向规模化、集约化的大型企业快速靠拢集中的态势。


王伟:竞争格局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区域药监部门对政策的执行力度,但如果雷声大而雨点小,效果必打折扣。


C
90%的批发企业面临“转型升级”


《21世纪药店》:对药品批发企业影响较大的政策还有近期业内比较关注的“两票制”,有观点认为最终将有90%的批发企业被淘汰,你是否赞同这种观点,理由是什么?


高普才:“两票制”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已试点多年,年年都提,但企业的生存变化却远远比政策执行的速度快。现在的医药商业数量多是个事实,有13000多家,要想说淘汰90%,并非易事。但是,90%的医药企业将“转型升级”,这是发展趋势。


何煜:淘汰这个词太残忍,我更愿意用转型来表述现在的变局。“两票制”的推行确实已经让很多的商业单位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在开始转型的谋划,将业务延伸至更细分的药品销售领域。而这些中小型的商业公司,生存方式灵活,转变也较快,换种方式依旧能在行业中生存。


王伟:“两票制”对批发企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90%的淘汰率也许过于绝对,但我预测接近2/3的企业将受此影响而业绩大减甚至被淘汰。不想关门,就得积极想办法。安泰目前也在热切关注并研究国家政策走向,在一系列政策影响下,资源将逐渐聚拢在大企业的手中,因此与行业巨头“强强联手”是我们正在考虑的应对措施,在合规经营的基础上占据资源与能力的优势,必能赢得生存。


D
供应链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


《21世纪药店》:批发企业的变局会给药店带来什么影响?批发企业该如何加强与药店客户的合作?


高普才:对药店的品种、价格、促销,都不会有根本的改变,但供应链的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一、营销将由“传统价值链模式”转变为“体系营销价值模式”;二、商业与药店之间不再是简单的产品交易关系,而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三、工业、商业与终端之间将是更全面的价值链关系,一定要形成共赢共生的联合体,共同挖掘消费者的需求;四、商业和药店在培育各自的比较优势中寻找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实现资源共享,利润均分。

 

何煜:虽然政策对我们这些区域领头企业是利好的,但公立医院实施采购新政,未来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因此不少医药公司开始重新重视与零售终端的合作。以怡康医药为例,接下来,我们将与省内主流连锁成立统一的采购联盟,计划通过转化医院品种,而向零售药店输出更多的药品品种,以此加强双方的合作关系。


王伟:有一点可以明确,下游零售终端的经营活动将在此影响下变得更为规范。药品的价格会有所提高,而低价药的缺货现象可能将更严重。要知道,以前很多小的单体药店为了偷逃税款,在进货时往往表明不要发票,而这次公告明确指出向药品零售企业销售药品时必须开具发票且随货同行,无票行为将被杜绝。


新形势下,安泰正在积极寻求应对之道。一方面,我们将通过控股或资源整合的方式加强与巨头之间的强强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加大开发药店资源的力度,不仅让更多的品种进药店,同时开发更多的药店合作伙伴。


记者观察


“洗牌”是对资源的重新整合  


作为药店的供应商,药品批发企业与药店的命运可谓休戚相关,特别是数量众多的小规模企业与同样数量众多的单体药店,构成了医药流通领域一个庞大的群体。但是,这个庞大的群体并非是未来市场的“主角”,无论是从政府引导的方向还是市场竞争的趋势来看——规模化与规范化是可以看到的发展远景。


不过,即使政策的“门槛”不断提高,出于逐利的本性,只要不被淘汰,批发企业还是会想方设法谋求生存。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影响下,医药流通领域的“变局”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呢?


首先,数量是否已出现大幅度下降?近几年来,国药控股、上海医药、九州通等流通“大鳄”不断圈地扩张,而药监部门对药品流通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不断加大整治力度,一批药品批发企业或因被兼并或被淘汰“出局”,照此推理,批发企业的数量应该出现大幅度的下降。但结果并非如此,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2015年度食品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全国法人批发企业11959家、非法人批发企业1549家,共计13508家,也就是说跟几年前业内经常提到的14000多家差不多。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与2014年底相比,截至2015年11月,全国药品批发企业的数量不降反升,增加了327家。


这种情况在通过其他渠道采访时得到证实,例如,记者从湖南省药品流通行业协会了解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长沙市的药品批发企业增加了16家,湖南省增加了7家。这意味着医药流通领域的“洗牌”在数量方面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洗牌”更多是批发企业对资源的重新整合。


值得关注的是该协会分析批发企业数量增加的两个原因,一是“新一轮医改推进、基本医疗保险扩容所带来的城乡居民用药需求、大健康需求大幅上升,行业迎来发展良机,吸引各路资本进入大健康产业”,另一个是“各地兴建大型医药物流园区,为中小规模的药品流通企业通过新修订药品GSP认证、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创造了条件”。作为全国影响力最大的“湘军”以及平价药店的发源地,湖南批发企业的状况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其次,在“变局”的必然趋势下,占绝对数量的地方批发企业能够活下来的是哪种类型的企业?在采访中得到的答案除了意料中的“有主导地位的配送企业”,还有意料之外的“做产品做得比较好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