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分手默沙东 先声药业面临二次创业

医药代表2020-07-30 16:18:53
一个医药销售同仁都在订阅的公众号

曲终人散。
  
2月5日,先声药业有限公司与默沙东(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发表声明,根据声明,默沙东将退出上述两家公司在2012年合资成立的先声默沙东(上海)药业有限公司。至此,曾经作为内外资药企强强联手的典型而风靡一时的先声默沙东,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便宣告合作失败。
  
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向笔者表示,先声和默沙东的“分手”,更多在于两家公司竞合模式及合作过程中利益纠葛所导致,并不能说明内外资药企联手之路的失败。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稍早于先声默沙东成立的另一家内外资合资药企海正辉瑞,在过去三年内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至去年上半年,海正辉瑞的收入增速已领先于市场平均水平,2015年,海正辉瑞销售目标为50亿元;此外,海正药业仿制辉瑞原研药“恩利”的重磅单抗新药“安佰诺”也已完成产品注册现场检查,有望在今年上半年获批生产。
  
一拍两散
  
是什么导致了先声默沙东和海正辉瑞不同的命运?
  
资料显示,先声默沙东正式成立于2012年9月,双方早在2010年就进行了接触。2010年3月,先声药业引入张业泓出任总裁。张业泓此前在默沙东美国、欧洲、中国及其他地区工作逾12年,曾负责国际GMP工厂的设计和建设、产品上市、供应链运营和商业拓展等工作。
  
2012年9月,张业泓就任新成立的先声默沙东公司首席执行官,彼时,他曾表示,默沙东并非先声接触谈判的唯一一家外资药企,最终,默沙东不急功近利、愿意关注中国基层市场的态度和文化促成了双方的合作。
  
不过,双方此后的合作模式,或许从一开始就被注入了不安的因素。
  
根据合作协议,合资公司由默沙东控股51%,先声药业占股49%,双方共投入6款治疗慢性心血管疾病的药品,其中默沙东公司投入4款药品,先声药业投入2款药品。合资公司主要负责产品在中国国内市场、尤其是基层市场的销售,暂不涉及国际市场,且其国内市场销售具有排他性。
  
笔者向默沙东相关人士求证,对方未否认将收回四款药品的代理权,称后续进展有消息会公开。
  
与其相对的是,根据2012年2月海正药业公布的合作细节,海正辉瑞总投资2.95亿美元,注册资本2.5亿美元,其中,海正药业、海正杭州公司、辉瑞卢森堡公司分别以现金、实物等出资,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5%、46%、49%。海正药业向合资公司注入75个品种,涉及肿瘤药、抗感染等品种,占公司制剂内销收入的85%以上,而辉瑞注入“6+2”个品种,涉及内分泌、青霉素等品类,销售规模略大于海正。双方合作没有签订排他性竞争的约定,海正还是可以在国内继续做制剂,保留了一定制剂的业务。
  
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指出,从不同的合作模式中可以看出,默沙东看中的是先声的基层销售网络,借用先声的分销渠道、药店资源及政府关系等,把高端的医药产品推广普及中国基层市场,而先声则看中的是默沙东的品牌效应。
  
反观海正辉瑞,很明显目标为仿制药,辉瑞看中的是海正的原料药产业链和现成的生产能力,海正看中的是辉瑞的销售网络、品牌效应,而且,海正几乎投入了所有的未来,辉瑞实则也很划算,因为海正出口不顺转内销,相当于变成了辉瑞的一个大规模的代工厂。
  
该分析师认为,海正、辉瑞双赢的利益捆绑更为紧密,而先声与默沙东的合作,默沙东作为控股方进行主导,更多是利用先声的基层市场渠道资源推广自己的产品,先声的地位明显“吃亏”,心态更容易发生变化。
  
例如,合资公司中默沙东力推的“舒降之”,专利到期后已从2010年1月1日起统一降低出厂价,作为他汀类降脂药物中唯一入选基药目录的产品,默沙东对该产品的药价降幅超过50%。由于与先声的销售合作具有排他性,药品毛利水平下降的因素不仅使得合资公司的销售分成受到波动,也使先声在行业内的利润水平受到影响。
  
而默沙东投入合资公司的四大主力产品“舒降之、科素亚、海捷亚、悦宁定”均已过专利保护期,降价挽回市场、利润趋薄的操作预期很强。因此,先声药业是否愿意继续配合默沙东的产品节奏、双方还有没有继续注入资源的诚意,都遭受了严峻考验。
  
先声药业方面向笔者表示,将全面接手原合资公司运营,不一定会大规模裁员,对先声药业本身的经营不会有大的影响。
  
事实上,三年来,先声默沙东组合后的销售额增长确实远不如海正辉瑞,双方后续的资源和产品线投入,也不如早前预期。
  
更出乎业界预料的是,合资公司成立仅一年后,CEO张业泓便在2013年下半年提出离职,随后,由曾任拜耳中国副总裁的疏正胜接任。而曾经寄予厚望的基层市场开拓,也因为各种原因进展缓慢,这终于导致矛盾的进一步激发。
  
二次创业
  
在与默沙东分道扬镳后,先声药业的未来如何发展,再一次受到业界关注。
  
作为一家以药品销售起家的公司,先声药业在过去十多年内一直在克服药品研发和制造的“短板”。
  
在先声的发展史上,曾经历过两次严重的危机,这两次危机均是由于先声单纯的贸易(销售)模式容易受制于人的弊病,这也使先声药业董事长任晋生认识到,制药才是企业的生存之本。
  
1999年,先声当家品种“再林”的生产企业海南海富制药公司决定收回代理权,先声药业果断出手控股海富投资及其子公司海富制药,打响了走上制药产业的第一枪。随后,先声药业在江苏省医药工业研究所与南京先声制药新药发展部基础上组建了新药研发中心,2000年3月又合并了江苏先声汉合制药有限公司新药开发部,2001年4月合并海富制药新药研发部,使新药研发能力大大增强,2003年,先声药物研究院在四家专业研发机构的基础上正式组建。
  
据悉,任晋生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先声要区别于99.99%的医药商业企业,不仅仅是一个善于药品营销的医药商业企业,更主要的是一个具有创新能力的研发型企业。
  
不过,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先声药业过去7年在创新药物研发上投入了近12亿元,但整体回报率低于预期。任晋生认为,低于预期还是在于模式、战略、机制几个方面优势还不明显,差异化还不大。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也是先声试图寻找外资合作机会的重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在与默沙东合作的同时,先声药业自身也在向更开放的道路上积极探求。2013年,在从美国退市后,任晋生对于传统的以收购带动发展的模式开始反思,并有了“百家汇”的构想。百家汇是一个承载公司早期研发项目的平台,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生态系统,由先声提供场地、资金,甚至各种软硬件的支持,投资和帮助创业型企业发展。
  
2013年6月,先声药业的部分研发团队独立出来成立了一家名叫欧威医药的公司,公司由先声药业控股,研发团队也持有一定股份。这也是第一家纳入百家汇的创新公司,截至目前,先声药业的研发团队已经派生出3家百家汇项目公司。
  
根据百家汇的计划,到2016年前,将成立一个总规模30亿元的基金,投资于近100个创新项目,在全球范围内搜寻项目进行支持和投资,并依靠这种模式实现中国制药企业的模式突围与转型。
  

而据先声药业内部人士向笔者透露,分手后,先声药业将会接手先声默沙东的运营,短期内公司不会更名,但未来是继续存在还是被先声吸收作为一个事业部,目前还未确定;但默沙东极可能将从原合资公司收回此前投入的所有4款药品“舒降之、科素亚、海捷亚、悦宁定”,这也意味着,先声默沙东此后将只进行本土药品的运营。


来源:中国经营报
医药代表(yiyaodaibiao2015)是专业的医药、医疗器械行业资讯分享平台;为医药、医疗器械同仁提供:找工作、招人才;找产品、招代理的智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