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市值200亿,但有人说他们是疯子、是骗子,可他们依然坚信颠覆是为了更好的守护

华夏基石e洞察2020-09-18 11:19:52
版权声明
  • 作者:张伟,必康药业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

  • 据《证券日报》明天创新大讲堂(第1期)资本引领高峰论张伟发言实录整理,华夏基石e洞察经论坛主办方授权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 文字整理/编辑:张晓倩

  • 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

  • 管理咨询及内容合作:szy20121014(微信)

 

只有我们自己内心知道这种追求,哪怕它是失败的。可能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你了解真相之后仍然热爱它。

——必康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  张伟

 

  • 必康的现状及未来

 

必康过去是一个传统的制药公司,20年的医药制造做得还不错,一年二三十亿的销量,马上会有更快的增长,医药行业的利润率还是比较有保障的。必康股份去年年底通过借壳方式在中小板实现了上市,目前市值两百多亿,不算特别大。

 

2011年,老板在江苏徐州做了一个新的项目,这个项目在我们自己内部看来具有一定的颠覆意义,很符合今天的创新概念。但这并不是想象中的、逻辑上的故事,我们为这个项目做了四年多的时间,投入大量的钱,所有的物理形态的建筑已经完成,装修和基础化设备已经上线,17年年中就会投产。其实从五年前开始,必康的领导和高管团队就在想——制药企业的未来在哪里?上市公司如何转型?我们想了一个题目:必康的颠覆与守护。到底我们要颠覆什么,守护什么?

 

  • 两个故事重新审视医疗行业:疫苗问题、医生角色

 

我想讲两个故事。前几天的发生疫苗事件余热未散,这次的疫苗事件是在疫苗的储存、运输过程中出现了监管问题,导致大家非常担心。如果说这个问题还比较容易解决的话,下面的问题可能是很难解决的,那就是疫苗本身的问题。目前,疫苗在人体发生过敏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这是什么概念?中国每个孩子在小学前要接受14种大概22剂疫苗的注射,全国每年接种的次数在10亿次左右,这就意味着每年中国大概有一千个孩子遭受必然要发生的痛苦,我们称之为疫苗问题。

 

前两天《三联生活周刊》发表了封面文章,从当下的医患关系来重新阐述医生的角色,用了医学的人文主义的角度重新讲述了现在的医生在面对疾病的无力感,患者对医生从极高的期待开始进入了最终必须接受死亡悲剧的现实。最后提出一个终极命题,希望人们重新来审视医学的价值,重新审视医疗、生死和疾病的关系。这个话题特别重要,但是结论非常悲哀。

 

无论是医生的角色还是疫苗问题,最后都有一个结论:我们的医生和现代的医疗已经触碰到目前的技术局限,特别是面对疾病和死亡的强烈感受,现代的治疗技术还无法承担全部的意义

 

  • 从天上跌入人间:现代医疗的窘境与反思

 

事实上现在医疗确实面临着一种窘境。回顾人类的医疗发展史,百年以前,人类的疾病,包括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跟今天完全不同。那时候医生和病人实际上是同等弱势,患者也不对医生抱有太高期待,直到一百年以前临床医学治疗手段开始发展以后,极大提升了医疗体系在整个社会和国家治理过程中的地位。公众眼中,医疗所能实现的种种看似不可能的“神迹”已经接近了上帝,医学界向疾病的冲锋已经到了至高无上的境界。

 

时至今日,人们又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现代医学面临更多的质疑以后,怎样进行一些系统性的反思,而不只是哪个结点上的讨论。三联的报道提出的这个命题值得深思,虽然大家的结论并不相同。

 

现代医疗体系可能存在的一些弊端,第一,浪费。浪费的情况非常严重。比如医药生产企业的库存,生产的药卖不出去。第二,欺骗。恕我直言,医疗产品的很多传播方式实际上是故意制造信息的不对称,由此产生垄断利润,这种信息不对称说得再直白一点——本质上是一种欺骗。到目前为止,为什么医药企业、医院和病患之间越来越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面对患者的强烈需求,医生本人也需要去支持,很多时候医生制造了可能导致最终不幸的事件,并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医疗手段和医疗技术的支持不到位,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本质性问题。第三,冲突。利益的冲突、信息的冲突、伦理的冲突造成了整个医疗行业里面的冲突非常激烈。

 

  • 研发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医疗需要系统性反思

 

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是什么?很多人讲加大我们的医药创新力度,这是没有问题的。从国外的医疗企业方向来讲,包括现在全球比较大的一些医药企业都在研发方面勇攀珠穆朗玛峰,但是研发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如果研制出一个新药,通过大量的销售人员去跟医生沟通、跟各个行业的沟通,从研发的实验室到患者手上,问题是出在中间的环节。

 

互联网现在开始介入医疗,我们看到有很多APP,但互联网现在在一个非常狭窄的空间里前行,没有解决供给端,也没有解决需求,暂时比较艰难。医疗行业是信息时代的保守派,不像其它行业进步那么明显。医疗行业的所有问题都是以福特主义为代表的工业时代的生产模式与现代信息社会之间的不对称。


医药研究采取中位数研究,不针对个体而是针对大多数,所以研发期间并不会考虑到研究成果的流通问题,跟生产一瓶水,并不知道消费者是谁是一个道理。我们需要进行系统性地反思,我们的创新不是在某一个单点、某一个链条上,而是对工业时代的反思以及互联网电商时代的反思。很多人认为互联网到了新的高度,比如某宝都是代表了,但是远远还没有到达互联网应该改造医疗行业的方向。

 

  • 以归零的方式传递手工业时代柔性制造理念

 

由此产生几个结论,未来的医疗应该是个性化、数字化,更加柔性、精准、可量化,给人们一个可以量化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我们现在在互联网上买到的东西很多时候会推送给你,告诉你买了什么,但相似不代表精准。还有很多人认为互联网代表的是轻资产,做医疗花了上百亿的钱建设研发中心,显然不是轻资产的。如果互联网再往更高层次发展的话,一定离不开制造,离不开智能制造,它跟互联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们得有这样一个判断。

 

我们强调系统化思维,在上市公司做创新之前要承担很大风险。一位专家讲的我非常认同,风险怎么来把控,怎么在我们的体量之外生出新的东西,这非常考验团队的思维能力。

 

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整体的链条从数据端开始到柔性定制,到物流以及客户体验,形成了一个大的闭环流程。在具体的产品上,因为医药管制很强,我们目前将生产重心定位在一次性的健康消费品,比如水产品、女士护理用品、小孩子的尿布湿,包括女性的面膜和化妆品。目的是把健康生活的理念通过产品传递给社会,让客户在消费过程中享受柔性制造生活的理念和态度。如果能够达到这样一个目标,我们认为它是在工业时代之后对前期手工业时代的一种升华和回归,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归零的方式。

 

  • 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你了解真相之后仍然热爱

 

我们企业的目标是,不再需要去卖药、去营销,而是我们提出一个产品,完全有一个新的模式让产品到达消费者手中。我们没有广告、没有营销,客户可以在APP另一端下载,我们这端响应,整个生产制造的过程就是一个服务的过程。

 

1946年德鲁克的《公司的概念》非常经典,今年是它的70周年。当时德鲁克提出信息社会期待新的商业文明,我们认为这种时代可能已经来临。我们的技术包括资本市场的依托可能给我们提供了这种机会,在信息时代能表现出更强大的对社会的参与,具体会是什么样,我们都非常期待。

 

互联网时代的企业不仅仅是互联网企业,所有的企业都是互联网性质的,互联网时代的企业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重塑社会的价值观。前几天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座谈会上提出很多新的要求,除了过去强调的网络安全、网络发展、网络环境、净化之类,特别强调要着力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以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促进全要素生产的提升。

 

在企业做事情的过程当中,很多人都在说必康是疯子、是骗子,我们遭受了很多质疑。但只有我们自己内心知道这种追求,哪怕它是失败的。可能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你了解真相之后仍然热爱它


华夏基石e洞察

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由我

国人力资源管理泰斗、咨询业开拓者、《华

基本法》起草人之一的彭剑锋教授领衔创办,

权威、理性、睿见,管理精英必读!


原创中国管理思想策源地

中国顶尖管理智库平台(撰稿人包括但不限于):

彭剑锋、施炜、黄卫伟、吴春波、杨杜、魏杰

田涛、孙健敏、周其仁、朱武祥、吴晓求、文跃然


出品:华夏基石新媒体实验中心

总经理兼主编:宋劲松(微信:szy20121014

投稿及建议:617989295@qq.com


华夏基石是中国管理咨询的开拓者和领先者

中国最专业、规模最大的专业管理咨询机构之一

《华为基本法》是我们团队第一个经典案例

服务过包括华为、联想、海尔、三星在内的数千家企业

咨询电话:15967150643(宋劲松老师)

或010—58752786(市场部)

长按二维码关注“华夏基石e洞察”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