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中国医药创新迎黄金时期,资本布局生物医药“独角兽”

药促工委2018-11-13 10:37:57

医药行业,在全球拥有万亿元市场,这里诞生了辉瑞、强生、阿斯利康等众多国际制药企业巨头。巨头们凭借历史沉淀和雄厚资本实力,不仅生产药物,而且不断研发首创新药,在为攻克人类疑难病症贡献颇多的同时,企业也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

 

  中国的医药市场中,也存在许多注重新药研发的制药企业。但长期以来,中国大多数药企以生产仿制药为主,研发意识与投入低,创新能力弱。如今,随着国内药企从“仿制药战略”向“创新药战略”转型,加上国家推出的系列优惠政策,这一切正在发生微妙而迅速的变化。

 

  2015年以来,国务院、卫计委、食药监总局、发改委等多个国家级部门密集发布医药研发相关政策,重点体现于五大方面:临床试验数据核查,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加快创新药审评审批,鼓励优质创新药品与国际接轨,配套政策提质量促创新。这一系列给予创新药诸多优惠政策的推出,终于让中国迎来医药研发创新的黄金时期。

 

  特别是今年,更是被称为国内创新药公司登陆资本市场高潮开启的一年。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欲在上交所上市并拟募集资金约57.41亿元的消息,引发关注。市盈率如此之高,让业界艳羡不已。

 

  紧接着,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下称《试点意见》),意味着证监会“创新企业上市”方案获批,国家为了鼓励创新,开始修改IPO办法,破除盈利门槛,首批圈定试点企业范围要求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生物医药被列入其中,其他还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这些利好东风,带动资本开始布局创新医药领域,抢占生物医药创新高地。中国正处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型的早期阶段,生物科技企业的数量虽然不多,但逐渐崭露头角,“独角兽”企业也将陆续破土而出。

 

  抢占上海生物医药创新高地

 

  强静是中金公司研究部原董事总经理,被称为中金公司医药团队“核心大脑”,过去八年,强静带领团队,走遍了中国几乎所有医药上市公司,出了一份又一份研究报告,并屡屡帮助众多投资机构,把握住医药行业投资趋势斩获高收益。

 

  感知了新医药企业的蓬勃发展,强静觉得是时候转换一下“跑道”了。经过一番慎重的思考,强静离开了中金公司,加入一家专注于创新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基金——杏泽资本,开启生物医药的股权投资事业。这家公司正落户于地理优势比较明显的上海。

 

   “新领导层上来后,上海势必迎来新一轮创新发展浪潮。尤其是海外已经在生物医药科研领域作出了一定成就的科学家,当我们去接触交流邀请其回国发展时,往往第一站都会选择上海。所以只要人才、资金、激励等要素快速落地,上海无疑在未来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大浪潮中,将占得领先地位。”强静在阐述其对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方法论时,还特别提及了目前市场极为关注的区域创新竞争问题。

 

  强静特别提及了一个细节,今年年初他决定离职之前,走访了多个以生物医药为重点发展方向的区域,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上海依然具备强大的创新发展竞争力。

 

   “我们对未来全球生物医药顶尖的科学家,汇聚到上海进行全新发展,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在上周末一个顶级生物医药投资基金召开的合伙人大会上,强静充满自信地表示。

 

   “一系列利好信号的释放,验证了专业机构的判断——2018年是生物医药行业的大年。”在近期举行的张江生命科学沙龙上,国家级生物医药产业基地——上海“张江药谷”负责人楼琦说。

 

  楼琦表示,去年全年,张江生物医药工业产值同比增长30%。今年初,“张江药谷”对园区内发展潜力较好、估值在5亿人民币以上的企业进行了梳理。结果令人兴奋:包括复宏汉霖等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达60家。

 

  生物医药的创新,在中国曾遇到过挫折。2016年4月12日,年仅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而离世。魏则西的离世,把细胞免疫治疗从高潮击落到低谷。原国家卫计委迅速出台措施,要求对包括细胞免疫疗法在内的第三类医疗技术进行第三方审核管理。这个管理规定的出台,让那些细胞免疫治疗业务的公司出现了亏损。于是,众多资本对这个领域的投资开始踟蹰不前,“规避”成为一时的市场潮流。

 

 

  但是,市场对生物药的需求却在不断增长。一份来自亿欧智库的报告显示,从全球医药市场的总体销量看,2012~2016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4.6%,预计2017~2021年间将保持5%的增速。其中,化学药仍是市场主导,但生物药于2012~2017年的复合增长率达7.7%,高于化学药4%的增速。

 

  相比全球医药市场,中国医药市场2012~2016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12.7%,预计未来五年间将保持7.5%的增速,总体高于全球增速。其中,化学药占市场主导,其次是中药和生物药。然而,生物药在2012~2016年增速达26.5%,中药为14.4%,化学药仅9.3%。

 

  面对这个不断增长的市场,有资本开始非常低调地布局。创建于2015年的杏泽资本,就在中国市场非常低迷的时候 “逆市场潮流”,以1亿元人民币投向致力于一家细胞免疫治疗的高科技公司:优卡迪。

 

  在短短3年时间里,杏泽资本就已将10家细分领域领先的创新药研发公司收入囊中,包括临床CRO公司方恩医药,国内骨髓移植检测企业、免疫系统临床特殊检验平台荻硕贝肯等。

 

  对此,杏泽资本创始合伙人刘文溢表示,这是他们始终致力于生态圈投资模式和价值投资选择的结果,“与杏泽资本的投资理念息息相关”。

 

 

  价值选择:破解“双十定律”

 

  生物制药领域是留白最多的领域,正是因为这种未知世界的留白,对人类具有不可预知的价值。CAR-T就是其中一个。

 

  CAR-T的专业名称是“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Cell Im-munotherapy),而以CAR-T疗法为代表的细胞免疫治疗,更是被称为“活的药物”,治疗更精准、多靶向、杀瘤范围广且持久。国家癌症中心《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称,中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达429万、癌症死亡281万例,CAR-T因此成为当下医学界最前沿火热的研究领域,更是被称为继化学药物、生物药物后,有望能够攻克癌症等诸多疾病的最新列车。

 

   “在魏则西时间发生之前,细胞治疗领域的投资曾经是非常火的,投资界趋之若鹜。实际上,大家都感觉细胞治疗企业的估值当时有被过度夸大的嫌疑,也没有标准的收费规范,但不代表这个领域不好,这个领域也有沉下心去做研究的企业。2016年整个生物免疫治疗行业里面,CAR-T行业里面没有一家公司获得融资。因为国家叫停了,细胞免疫治疗不能再收费了,而且新的政策什么时候出来还不知道,当时市场估值回到了理性状态,科学家也有时间重新回归认真做研究了。正是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觉得可能机会到了。尤其我们知道这家企业是真正用心在做研究,也是当年唯一获得亿元级投资的CAR-T公司。这个就是我们杏泽当时投资优卡迪的逻辑。济世救人的初心不能变,不能单纯的为了逐利而投资,但是你做好了,赚钱是顺其自然的。”刘文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事实证实了杏泽资本决策的正确性。魏则西事件之后,中国对整个细胞治疗市场进行了整治清除。同时在深化药审改革的大潮中,相应的政策连续出台,为CAR-T设置了绿色通道。而被杏泽资本青睐的优卡迪排在了这个赛道的第一梯队,更是被医药领域看作未来的“独角兽”。

 

  投资十年,十亿美元,最后可能以失败告终,医药领域投资的这个“双十定律”属性,限制了很多资本的思维。

 

  投资创新药项目,可能面临做研发时间就很长的情况。如何做到短时间内把项目看得清晰,尽量不失误?强静以自己的经历诠释了价值观的重要性。

 

  强静说,在选择投项目时,除了看重被投企业是否具有长期持有的空间,是否代表未来方向之外,被投企业创始人是否具有企业家精神也非常重要。优秀的企业家需要在产品开发、用人、对外协作和资本市场等方面都要有丰富的经验。具备企业家精神,产业空间广阔,又是行业龙头的企业,绝对值得长期持有。

 

  即便如此,创新医药是仍然是医药领域利润最丰厚的一块肉,也是最能体现技术含量的部分。无法破解的医药领域的“双十定律”魔咒,注定了在医药领域的投资人,对于回报的预期,要忍受更多的寂寞。

 

  这种专业眼光和价值观的选择,也给杏泽资本带来丰厚回报。据刘文溢介绍,杏泽资本一期基金已成功退出2个项目,投资回报率领先行业。同时,杏泽资本对医药领域的深耕和执着成功吸引了包括乐普医疗(300003.SH)、海南海药(000566.SH)等5家上市公司,相继出资成为其旗下基金的有限合伙人(LP)。

 

  创新医药投资需要专业与专注

 

  专利药研发的成本持续走高,是全球新药研发企业所共同面临的问题。根据德勤测算,单个创新药研发成本从2010年的11.88亿美元一路飙升到2017 年的19.92亿美元。上世纪70 年代至今,单个新药研发费用从1.79亿美元增加到了26亿美元。所以,对很多创新药投资来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中国启动的药审改革旨在全面提高药品质量标准,促仿制药达到原研药的标准,鼓励药企研发国内外均未上市的创新药,为创新药审批开辟绿色通道,伴随中国加入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这使得国内燃起药物创新热潮,资本更是闻风而来。

 

   “一个新药从靶点确定、化合物筛选,到临床前毒理,到上市前临床,再到递交新药申请,每一步都有风险。中国真正能够进行医药创新的人太少,而且人才梯队也存在问题,虽然创始人或许能力比较强,可是往下走的人才就跟不上,这给医药的创新研发带来障碍。”一位跨国公司医药科研人员表示。

 

  医药行业一直都存在很高的壁垒。这个壁垒不仅仅是资本和时间,更重要的是专业知识。虽然中国医药领域在国家政策和国际环境方面,都给中国的医药创新开辟了新的天地,可是中国医药创新仍然处于初步阶段,新药研发一直都偏弱,这不仅缘于政策原因。

 

  在PD-1火热之后,CAR-T再成热点。“美国目前为止批了两个 CAR-T 疗法,用过的病人屈指可数,而我国同时在研的 CAR-T约20个,正常吗?根据既往经验,如果同类型产品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全球原研药市场容量能容纳5个已经是极限了。而现在整体的投资方式还很粗放,从业人员水平不高。虽然现在资本很热,但是真正懂医药的投资人不多,很多资本是从微信圈里找项目。所以只能等待大浪淘沙。”上述科研人员表示。

 

  可是这些行业特点依然抵挡不住资本的热恋。经过互联网的百团大战,共享单车的群雄割据,狂热的医药板块投资正在步入大浪淘沙的阶段。所有的资本都不想被拍在沙滩上,那么根据二八原则,资本如何筛选出只有20%的成功率的企业?资本的专业和专注显得尤其重要。

 

   “针对每个项目,我们都是主动去发掘,较少做跟风型投资。首先,杏泽资本内部有一个未来2-3年的投资地图,我们会事先选定未来计划重点布局的领域。然后,围绕选定的领域,我们和该领域最优秀的创业团队交流,和该领域最优秀的科学家们切磋,甚至拜访相关的著名医生和后端的市场专家。在确定投资合作的潜在标的后,我们会问自己,我们的平台能帮他们做什么,是否可以帮助被投企业加速事先产业化、商业化。只有符合杏泽资本投资框架,且杏泽又能所有“赋能”的项目才是理想的投资标的”强静对第一财经表示。

 

  专业人才有赖于行业生态圈的建设。“我们最初的投资逻辑就是想建一个生态圈的投资。医药行业是一个复杂的流程,从早期科学发现到把药放到市场上,整个过程非常长。在这个链条上,没有一个全才。早期发现、药物开发、临床试验、生产销售需要的技术禀赋各部相同。我们只能期待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到极致,却无法期望专才与全才两全。所以,我们布局了医药投资的生态圈,通过投资布局上下游,让企业间相互协作,共同发展。”刘文溢表示。

 

  医疗领域哪些方面会跑出独角兽

 

  对比全球,中国药企在医药研发方面的投入占比较低,创新意识较弱。结合国家鼓励创新药研发的相关政策,亿欧智库在《2018中国医药研发创新研究报告》中披露,未来中国医药研发投入将快速走高,2016~2021年预计将达到22.1%的年复合增长率。全球单个专利药的研发成本持续走高,推出新药的平均时间延长。中国新药的平均临床研究时间比美国稍短,研发成功率远超欧美,主要受中国药企Follow-on式创新,监管部门扶持民族创新药企而采取政策性倾斜,国家食药监管理部门审批压力小、速度相对快等因素的影响。

 

  作为医药研发新生力量,生物科技企业近年来发展较快。2013年起,全球生物科技企业融资额和IPO数量明显上升。2014年融资额达到往年峰值,超过63亿美元,IPO数量也呈现历史最高,达87起。

 

  中国未来几年在医疗领域哪些方面能够跑出独角兽?针对这个问题,强静认为,创新药是领域非常广的领域,每个领域可以跑出一只或者几个独角兽。是否能成为真正的独角兽,关键还是看企业是否拥有优秀的产品。在创新医药行业,最终产品决定一切。

 

  纵观目前中国情况,最先跑出独角兽的领域是肿瘤免疫,比如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等。第二个领域是生物类似物,比如复宏翰林,广州百奥肽等。当一个细分领域技术突破的时候,在这个领域就会产生一个或者一批独角兽。强静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