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柯少彬: 太安堂收购康爱多是为了“买时间”

第一药店财智2021-09-10 16:19:25

看好医药电商的未来


现在任何事都在谈“触网”,方方面面都需要和移动互联相结合,医药行业也不例外。我认为,医药电商的未来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随着政策的逐步放开,这种潜力将越发明显。比如今年6月网售处方药征求意见稿一事,尽管正式文件尚未出台,但至少我们看到了这个趋势。其实,在其他国家网售处方药是件很平常的事。(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处方药在网上的销售份额约占30%,而欧洲一些国家甚至占到90%。)在美国,通过VIPPS(网上药房开业认证网站)认证的网上药店可以销售处方药,患者通过邮寄或者传真处方、提供处方医生电话号码、保险账号等四种方式即可在网上药店购买处方药,十分便捷。


其次是医药分开的大趋势,如近期商务部、卫计委等6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落实2014年度医改重点任务提升药品流通服务水平和效率工作的通知》。虽然我们前进的道路可能崎岖不平,但我相信,五到十年后,政策的松绑肯定会为医药电商开启一个广阔的市场


“快鱼吃慢鱼”,花钱买时间


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太安堂收购康爱多、进军医药电商市场也就并不奇怪了。事实上,我们早在一两年前就已设立了电子商务部,由一支十几人的团队专门运作。这个部门的年销售额在1000~2000万元,发展有限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我们习惯了传统营销模式,电商模式尚在摸索中;二是由于我们现在还没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下称B2C证),所以商品种类有限,主要以(自有品牌的)功能性化妆品、护理类商品等为主,如维肤膏。


但B2C证只是我们收购康爱多的其中一个很小的目的。今年春节后,太安堂收购了上海联华复星药房连锁经营有限公司(现已改名为上海太安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已经在着手申请B2C证,目前服务证已经申请下来了,交易证预计今年年底前能够拿到。此外,在互联网信息备案制度正式启动后,网上药店的门槛将再次降低,医药行业将呈现全开放势态。所以,如果只为了买个证,那么我们的3.5亿就花得太不值当了


那么,我们收购康爱多的目的是什么?首先是为了康爱多经营三年多来累计的500多万用户数量——互联时代下,出于对大数据的追求,用户数量对我们的意义尤其重大。然后是为了人才团队,目前康爱多团队大概有600人,涵盖了技术团队、市场部、客服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战斗力的团队。


现在行业呈现出来的状态是“快鱼吃慢鱼”。我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达到最好的效果。由此可见,自建平台是无法满足我们“快”的要求。对于我们来说,收购的方式或许是最适用的说白了,我们就是花钱买时间


合作分三步走


对于我们和康爱多会有怎样的合作这个问题,其实康爱多的王总(康爱多网上药店执行董事兼CEO王燕雄)也曾问过我:“你准备怎么做?”我认为,电商业态发展太迅猛了,我们的思路要不断地调整和创新,我现在只能说个大方向,即和康爱多的合作计划分三个步骤来进行:


1、 强化康爱多“卖药网站”的身份,在现有的用户量基础上进行再拓展。


2、 建立第三方平台。据了解,第三方平台牌照即将放开,医药电商的固有格局正在被打破,线上线下融合成必然趋势。我们也去了解过,目前省级审批将要放开,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全国各地的第三方平台将大量涌现。我们需要抢占先机,其中的关键还是建起用户量和人才团队。


3、 结合医药分开的态势,最后要把康爱多打造成医和药相结合的健康平台,包括移动医院、网上医院等。据了解,现在已经有一些移动医疗APP在做这一类的服务了,比如“寻医问药”、“春雨医生”。太安堂自然也不能落后于人,许多工作都需要做在前面。


根据医改各方面的不同进度,这三个阶段的实现或许至少要花十年时间。


宽度和深度双维结合


事实上,太安堂收购康爱多还有更大的意义——我们看中康爱多的销售规模。太安堂为此设定了“三年销售计划”——冲20亿元大关。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除了目前康爱多的业务板块(如医疗器械、计生用品),作为上游工业,我们还会开辟一些新板块,比如太安堂的人参、中药饮片和其他保健品,除此以外,我们未来还打算推出更多贴牌产品,这是做宽度。


我们还想做深度,也就是上文提过的健康平台。基于康爱多的用户量,我们希望康爱多这个平台能与我们目前的一些项目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太安堂将会从妇儿科这条线入手,具体来说就是以我们企业的“黄金单品”麒麟丸(处方药,同时适用于男科、妇科和生殖科,用户约十万人)为切入点。患者在医院就医购得麒麟丸后,可以通过网络、400电话、微信平台(麒麟丸产品包装上印有二维码)等渠道向专家(太安堂拥有专业的男科、妇科医生资源)进行咨询。尽管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已培养了一批麒麟丸忠实用户,但由于网上销售处方药尚未实现,所以只能服务这少量人群,无法展开来做。当网售处方药开禁后,患者在医院看完病就可在康爱多一个平台上完成买药、咨询、预约医生等一系列的动作。


总之,尽管未来医药电商可以销售很多类型的商品,但我们没有想得太多。至于其他的,比如网售处方药开禁后的巨大市场,其实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所在。我们不会对康爱多的经营进行过多干涉,他们可以按照原有的惯性去做。


与其说我们有自信,倒不如说我们对将来看得比较清晰。目前,我们必须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未来三年将是大投入的过程,包括网络拓展、人才增加、门店建立、物流建立等投入。不久前我曾到北京学习,发现如今北京传统零售业的客流量至少降低了30%~40%,而零售业的销售额整体下滑了20%~30%。这也是太安堂必须发展电商的一个理由。我们除了在几个省会城市开办国医馆这个计划外,还打算将精力投入电商建设上。我们很庆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太安堂现在所做的就是在抢占先机(这也是我反复提到的),因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本文由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柯少彬口述,《第一药店》记者钟理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