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限抗再升级!负面清单来势汹汹

医药地方台2020-08-03 13:35:04

日前,国家卫计委印发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年版)》,旨在进一步限制抗生素使用。此次发布的指导原则中,安徽的“负面清单”办法得到推广,此举是否会取得良好的效果,尚待观望。另外,在限抗令的高压打击之下,影响最大的抗菌药生产企业又将何去何从?值得推敲。
By
医药观察家报 | 陈家煜

特邀嘉宾
  • 本报特约观察家、力托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医药企业管理顾问 杨涛

  • 本报特约观察家、深圳市星银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杨泽

  • 本报特约观察家、广东龙康医药集团总经理 董靖


限抗升级众望所归

医药观察家
抗生素的滥用情况一直以来受到人们的热议,尤其是一些基层的医疗机构,滥用抗生素、随便挂水的情况非常普遍,您认为造成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哪些?

杨泽:
医生即使知道使用太多抗生素对患者身体不好,但为了减少麻烦,都会积极使用抗生素。除此之外,很多患者存在一些感冒、发烧的症状时,会要求医生用抗生素治疗。如此一来,整个社会滥用抗生素的情况不言而喻。

杨涛:
追根究底,还是医生的医疗水平问题及对自己的医疗诊断准确性缺少信心,为保险起见,一般都会采用大包围的治疗方式,大量输液、多种抗生素混合叠加使用,由于国内很多医院对医疗结果缺乏跟进追踪评估,医生为了减少麻烦,会开出大量抗生素及输液。另一方面,在高额的利益驱使下,医生大多会选择多开抗生素药品。

董靖:
抗生素滥用主要原因有三个, 第一,在“临床观察费”、“开单费”的利益驱使下,一些医生随意更改用药次数、用药药量和用药时间等。第二,超过55%在基层医院就诊的患者都会主动要求医生处方吊水,并希望医生以最短的时间为期解除病痛或者控制病情。第三,基层医生往往会根据自身的临床经验进行判断,选择处方抗菌药。

医药观察家
2012年,号称史上最严的限抗令出台后,滥用抗菌药情况得以遏制。据您了解,在这几年中,限抗令取得的进展有哪些?其中面临着哪些问题?

杨泽:
限抗令出台以来,确实遏制了整个抗菌药滥用的情况,现在很多大型医疗机构,都在逐渐采用别的药品替代抗菌药。但这几年来,限抗令在一些基层医院、民营医院等,限抗令的控制力还远远不不够。

杨涛:
2012年限抗令出台以后,各省也都拿出了对应的措施,同样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这个效果仅仅局限在高端抗生素,对于普通抗生素限制作用不大。另外,限抗实施范围不大。限抗令只是对医务人员宣传,并没有普及到患者及其家属。还有,最严限抗令严格实施后或许会出现“非左即右”两个极端现象。

董靖:
取得的进展可以从近期广东省医疗单位的报量数据上得到体现,我们选取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独家基药的报量数据就可以看出抗生素使用的情况。广东省2015年5月份,409家医疗单位在新平台产生了0.75克的注射用头孢噻肟钠舒巴坦钠的报量合计1974310支,2015年6月份271家医疗单位在新平台产生了报量合计728610支,2015年7月份23家医疗单位在新平台产生了报量合计57643支,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抗生素的使用在逐步减少。

医药观察家
日前,国家卫计委出台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年版)》,您是如何解读这一新政?实施新政是否能够进一步的遏制抗菌药的滥用情况?

董靖:
在内容上,新版本增加了合理预防用药和相应监测、管理的可操作性,在抗菌药物预防性应用的基本原则中增加3个关于预防用药方案的附录,并增加关于针对某些细菌性感染的预防用药方案和指征;对预防用药目的和指征、手术切口分级、抗菌药物品种选择、给药时机、维持时间等作了更为清晰、详尽的叙述。

杨泽:
限抗升级这是肯定的,也是大势所趋。因为整个社会使用抗菌药都成为了一种常态,在这样情况下,国家不得不去重视这个问题。限抗进一步升级,也会逐渐普及到一些基层医疗机构。

杨涛:
《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年版)》的指南更加明确、具体,主导性与操作性更强,表现在从原先的大型国有公立医院逐渐扩大到下面一些基层医疗机构。另外,社会大众对于抗生素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抗生素的使用相对也比较谨慎。因此,新政的出台对抗生素滥用会有更好的遏制作用。

负面清单值得期待

医药观察家
现在,国家继续加码限抗令,而且类似安徽负面清单出炉,估计能够有效遏制抗菌药和中药注射剂的使用。据您分析,国家卫计委将“负面清单”大范围推广到全国这一举措是否合理?原因何在?

杨涛:
我个人认为这个“负面清单”大范围推广没有什么不可以,疾病标准化的诊疗方案早就应该加紧研究、逐渐出台,这也为医保按病种付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如果限抗在全国范围的进度不一致,实施起来也不容易。

杨泽:
整个社会都太过依赖抗菌药。安徽省去年实施的“负面清单”虽然是严格一些,但是它所取得的效果,我们有目共睹,安徽省现在严格控制住了抗菌药的使用。因此,把“负面清单”推广到全国,是合理也是正确的。

医药观察家
安徽省在2014年推出了的“负面清单”的做法一年来,事实证明,“负面清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您认为,“负面清单”取得了哪些良好的效果?推进情况如何?

董靖:
“负面清单”正好补上了诊疗不“限高”这块短板。其实,需要“负面清单”的不仅仅是输液,许多诊疗项目,都需要这样的清单,这有利于促使诊疗远离干扰,重新回归到以病情需要为唯一目的。

杨泽:
一直以来,在很多疾病上,患者一般都依赖于抗菌药,由此可见,输液滥用的情况太严重,“负面清单”首先对输液“动刀子”是正确的,现在安徽省对抗菌药使用就有了很好的管理方法。

医药观察家
尽管在这一年来, “负面清单”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仍有观点认为其做法采用“一刀切”的方式,不是很合理。对此,您是否赞同此观点?

杨涛:
在我看来,面对大范围的抗生素滥用的情况,采用“负面清单”来讲一刀切没有坏处。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遏制抗生素的滥用情况。

杨泽:
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确实有点严格,因为抗菌药治疗效果相对来说比较短,治疗效果也很快见效,有些疾病确实需要使用抗菌药,如果强制去限制抗菌药的使用,可能会造成一些医疗事故发生。但是,对于一些真正存在滥用抗菌药的情况,确实需要严格的控制。

抗菌药企另辟蹊径
医药观察家
除了国家,各省市地区限抗令也在频频下发。例如去年,安徽省采用了“负面清单”的方法,一年来,安徽省医疗机构临床大输液采购量下降近三成。据您分析,如今在限抗令进一步升级背景之下,整体的抗菌药市场将会呈现出何种态势?

杨泽:
限抗升级以后,会进一步影响整个抗菌药的市场。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些抗菌药品由于种种问题可能会退出市场,留下来都是优秀的产品。但是整个抗菌药市场并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因为现在抗菌药市场处在一个“供过于求”的状态。

董靖:
随着国家对抗菌药物的严格管理,部分医院对排名靠前的抗生素提出警告,或限量管理、或是停药一个月等,厂家也在控制销量;而且医院对抗生素名额的管理也非常严格。在这种大环境下,原有的抗生素生产企业即便是想维持现有的份额,都会遇到很大的挑战。

杨涛: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感染类疾病所占比例在下降,因此,抗生素在整个医药市场占比会进一步回落。另外,由于整个医药市场不断扩大,抗生素的总体规模仍然会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

医药观察家
大范围推广“负面清单”这一举措将会对抗菌药生产企业、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另外,在限抗升级的高压在下,抗菌药生产企业应当如何趋利避害?

杨泽:
国家大范围推广“负面清单”,在很大程度上肯定会让一些抗菌药生产企业的销售业绩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抗菌药生产企业除了转型,别无选择。其实,这几年来,企业的高层深知抗菌药滥用始终对社会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危害,也在逐步减少抗菌药的产量。

杨涛:
随着全国大范围的推广“负面清单”,抗菌素生产企业必须走两条路:其一,并不是放弃生产抗生素,而是应该利用自己在抗生素目前的品牌与优势地位,加强研发新型抗生素,不产生耐药性、安全有效的新型抗生素;其二,转向研发肿瘤、心脑血管、抑郁等慢病的新药研发上来,以保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原标题:限抗升级 负面清单“来势汹汹”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招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