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365巢湖】巢湖出大事啦!@四康医院出医疗事故 @巢湖两起特大案件,吸引人民网等27家媒体······

巢湖城市在线2018-12-05 10:43:51

巢湖一男男子术后腿短了2厘米 医院被判赔偿费用五万多


因为左股骨骨折,庐江男子王某某去医院做了相应手术,住院10多天后出院。然而,手术之后他一直觉得腿疼,脚趾麻木,行走困难,而且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经过检查,王某某竟发现左腿短了2厘米。王某某认为,医院的手术存在过错,于是一纸诉状将为他做手术的医院告上了法院。近日,合肥市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

  [起诉] 术后腿短了2厘米索赔12万余元


  2013年7月1日,王某某因左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入住了位于巢湖市的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巢湖医院(下称巢湖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5日,王某某接受了闭位复合、髓内钉固定手术。

  10多天后,王某某经检查“切口愈合佳、局部肿胀减轻”而出院。但是之后,王某某一直感觉到腿疼、脚趾麻木,而且行走比较困难。直到去年4月30日,王某某在庐江县人民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左髋关节内收、屈曲、外展均受限。

  王某某认为,导致自己目前的情况,巢湖医院应负责。为此,他将巢湖医院告上法院,要求巢湖医院赔偿医药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2万余元。

  经合肥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王某某的左下肢缩短2厘米,左髋关节外展部分受限。该结果与巢湖医院的手术不到位、王某某自身骨折的特殊性、骨折复位不到位,以及王某某既往有腰椎手术史等因素有关。经鉴定属于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

  [判决] 医院承担次要责任赔偿58458元

  巢湖市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的责任比例按照王某某承担70%的责任,而巢湖医院承担30%的责任。经核实,王某某的医疗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合计168021余元。为此判决,巢湖医院赔偿王某某各项损失共计50398余元。

  一审宣判后,巢湖医院和王某某均不服判决,进行上诉。合肥市中院审理认为,一审法院判决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对于一审法院就部分损失金额的认定有误,合肥市中院予以纠正。近日,合肥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巢湖医院赔偿王某某各项损失共计58458余元。




巢湖两起特大案件,吸引人民网等27家媒体



10月31日,巢湖市民王某报警称,自己在网上被一QQ好友以炒邮币卡的形式,诈骗金额50多万元。该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侦破工作随即展开。通过对涉案信息流查询,侦查人员发现该案通讯信息始发端均源自广东省深圳市,专案组与网安大队民警迅速赶往深圳市,经进一步查询及大量艰苦摸排调查走访工作,民警们很快发现藏身于深圳市龙华新区某写字楼内的一家名叫跨时代的咨询公司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过数日的秘密跟踪,在摸清该公司的基本情况及老板龙某的活动规律后,专案于11月10日上午采取收网行动,将34名涉案人员一网打尽,“10.31”特大电信诈骗案成功告破。12日至16日,公安局出动近百名警力,昼夜兼程,历经千辛万苦,用时5天,行程近3000公里,将上述涉案人员押至巢湖作进一步调查。





2014年5月,合肥市国税局第二稽查局对巢湖水泥企业进行涉税检查时发现,巢湖水泥企业开到上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高达5.1个亿,案件涉及上海上百家企业。当年6月6日,公安局经侦大队提前介入展开调查。经过三个多月的侦查,该案主要嫌疑人林某(化名)在河北省沧州市被抓获。通过对该案的深挖,涉案其他犯罪嫌疑人也相继浮出水面。在随后近两年的时间里,专案组民警不辞辛劳,辗转于上海、江苏、山东、河北等地,行程数千公里,先后将其他20几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至此,“6.06”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侦破工作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两起案件的成功侦破,有力打击震慑了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也提升了群众的安全感和对公安工作的满意度,同时也引起了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







    11月18日,包括人民网在内的27家新闻媒体(包括电视、报纸、电台、网络)共35名记者组团来巢湖公安局对上述两起案件进行了采访。记者们通过采访犯罪嫌疑人,了解他们走上违法犯罪的过程;听取办案民警介绍和观看案件侦破视频资料,了解案发情况及侦破情况;通过与民警的互动交流,深度挖掘此类案件对社会的警示意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10.31”专案组组长朱静,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周峰亲自接待采访团一行。另据了解,如此大规模的集中采访活动,在巢湖公安史上为罕

见。






    目前已有人民网、新安晚报等15家媒体对此进行了长篇报道。







巢湖一男子被偷窃3万元,竟然是姐夫

近日,巢湖市民刘继月最近遇到了一件糟心事,丈夫魏某财迷心窍,居然偷了刘继月亲弟弟刘高的钱。最诧异的是,这起偷窃案件的背后,犯罪嫌疑人和家属认定为自首,公安一方却认为是抓捕归案。



三万块被偷,嫌疑人竟是姐夫

刘高在巢湖市夏阁镇开了一家商店,今年10月1号下午,他店里的三万块钱被人偷了。查看监控后,他惊讶地发现,小偷居然是自己的姐夫魏某。行迹败露后,姐夫魏某称他们是家里人,偷自己家人不算偷,并把偷到的钱还给了刘高。然而,还钱之余,魏某放了句狠话,声称让刘高等着,晚上把他们三个人灭了。无奈之下,弟弟刘高报了警。



姐姐刘继月听闻此事后,决定带着老公魏某自首,此时接到父亲刘长余的电话,让她赶紧去弟弟的门面,赔偿门锁损失。



刘继月到达现场后,正好赶上接警的夏阁派出所民警在案发现场核实材料。父亲正在斥责女婿偷盗竟然偷到残疾夫妻的身上了。辅警要求魏某立即前往派出所,刘继月称他们本就打算自首。


自首or抓捕?双方各执一词

10月2号下午,警方对涉嫌盗窃的魏某进行了刑事拘留。刘继月说,她一直以来都以为丈夫是属于自首,但是前几天,她才从巢湖市检察院了解到,警方对他丈夫的归案行为,认定的不是自首,而是抓捕归案。


巢湖市公安局夏阁派出所副所长孙应龙称按照目前的理解,初步给出了不构成投案自首的意见。办案民警也回忆起犯罪嫌疑人魏某之前并没有联系公安机关说过要自首,而是辅警在现场发现了魏某,然后把魏某带到派出所来的,这属于抓获归案。



然而刘继月不同意此案件的判定,她称自己当时明确告知了辅警,丈夫是要来投案自首的。到了派出所后,见到副所长之际他们再次强调自己是投案自首来了,副所长当时还说他们表现良好。


究竟是自首还是抓捕归案?民警表示争论过往已经没有意义,案件的侦查已经结束,现在案件移交到了巢湖市检察院。


聚焦:如何判定犯罪嫌疑人自首?

记者了解到,我国关于犯罪嫌疑人自首行为的认定,依据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安徽品涵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振东向我们介绍到:关于犯罪嫌疑人自首行为的认定一般是指在犯罪事实或者说犯罪嫌疑人未被发现 ,在犯罪嫌疑人没有被采取强制措施,自己主动向公安机关、检察院或法院去投案的,供述自己罪行的视为投案自首。




在这起案件中,因为双方的说法不一,所以最终的认定,还是要依据相关的人证和物证。现在,如果犯罪嫌疑人和家属对警方的认定结果有异议,可以委托律师向巢湖市检察院提起法律意见书。


同时,这起盗窃案件还涉及到另外一项法律规定,那就是2013年4月4号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如果是家庭成员之间 偷盗家庭成员(和近亲属)财物,只要获得受害人谅解一般可以不以犯罪来论处,即使是追究其刑事责任也应当予以从宽处罚。


当然,最终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他具体的量刑以及是否构成自首,是由当地的人民法院来进行判定的。 




本平台法律顾问:安徽银鼎律师事务所 刘修正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