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谈医改2018-11-08 14:48:51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4年9月22近期,北京等地叫停了“互助献血”,理由是防止“血头”卖血。在一个“血荒”不断的大环境下,笔者不看好这样的做法,甚至认为这又是另一种形式的“大跃进”。道理很简单,允许“互助献血”,就是因为血液供应不足,那叫停“互助献血”后,这个缺口如何弥补?北京作为首都,还有资格在外地调血,其它城市怎么办?

中国为何频繁出现“血荒”?症结就在于人们对无偿献血认识不够,除了“献血无偿,用血有偿”这种错误认识外,更主要的是对血液管理部门不信任,而导致不信任的原因,当然是无数个类似于“郭美美事件”的沉积。

其实,中国红十字会早就声明无偿献血与他们没有关系,但还是有很多网友不相信,即使我再三解释,并主动申请在人民网就无偿献血话题做了一期“微访谈”,但误解“无偿献血”的网友仍大量存在。

我要再次重申一下自己对无偿献血的理解: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也是社会底层的一种“抱团取暖”,我们理应给予支持,力所能及地参与,而不是对无偿献血这冷嘲热讽。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针对网传红十字会2010年“卖血获利”39.35亿一事,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应称:根据献血法规定,多年来,中国红十字会只参与无偿献血的宣传、动员和表彰工作。中国红十字会在参与无偿献血工作中从不收取任何费用。对于血液的采集、化验、保存和使用等工作均不由红十字会负责,全国各级血液中心和血站也均不隶属于红十字会。

应该说,这个回复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红十字会在无偿献血中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可十分遗憾的是,或因网友对红会已失去信任,红会的解释总是迎来一片讥笑甚至谩骂声;而十一分遗憾的是,一些经过实名认证的大V也罔顾事实,大肆借机讨伐红会;更十二分遗憾的是,竟有经实名认证的政府官员不顾文章内容,肆意歪曲事实,为无偿献血工作制造负面消息。

自称“2013年度中国政务微博黑龙江省第二名,全国第28名”,实名认证为“黑龙江省总工会省管企业工会副主任”的康福军,针对《红会否认靠卖血获利数十亿元称不收取任何费用》一文就发出了这样的一条微博评论“康子曰:都不收取费用,为啥200毫升一袋血液还卖500元?既然是老百姓无偿献的血,无偿献的血液就是互助性质的,何来用血互助金一说?这个资金黑洞哪里去了?强烈要求公开账目!”

笔者告诉他,“200毫升一袋血液还卖500元”只是郎咸平的臆断,绝非真相,至多也就是个案,希望康或其他网友能提供一张这样或类似“高价血”的缴费单据影印件上来,可没有人敢确定这个消息真实,即使康福军微博称“我妈妈当年输入400毫升花了是800元”,那也与500元有较大差距的,且笔者请他说出具体医院,他也拒不回答,笔者不得不怀疑他的诚信了。笔者随后请(@黑龙江发布)(@哈尔滨发布)(@哈尔滨市卫生局)发布一下哈尔滨用血收费情况,也是没有回应。晚上笔者分别点击这三家微博,发现(@哈尔滨市卫生局)的最后更新时间是9月15日,而(@黑龙江发布)最后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是214日,疑似已经“阵亡”。

在网上检索了一番,部分地区确实存在“无偿献血互助金”问题,但绝非全国性的。因此,“语不惊人死不休”郎咸平教授以此来炒作中国的无偿献血,显然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仅仅检索到的《辽宁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第13条第二款规定,无单位的公民以及非本省公民交纳的互助金,待本人或者其配偶、直系亲属在本地献血后按其献血量计算当日返还互助金。

也就是说,这些互助金是可以通过日后参与献血取回来的。

实际上,因为这种做法是违法的,因此范围应该不会太大。200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答复吉林省人大有关制定献血地方性法规可否设定用血互助金制度时,明确批复按照献血法第十四条规定,不得增加其他收费项目。

所以说,目前究竟是否还有,或者哪些地方仍然保留“无偿献血互助金”这么个怪物?有必要调查后再来发表议论。而康福军不管这些,发微博评论称:“头一次知道原来互助帮助是为了收钱,以后公司都叫互助公司好了,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明显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发泄。

针对网友“无偿献血,高价卖血”的议论,康福军回应称:“这就是最黑的勾当,小时候听说旧社会就是喝人血的社会,一直不知道人血咋能喝,现在看果不其然!”

这种发泄,完全是一愤青所为,哪里还有一点点官员的素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据说这人还曾当过市长。

笔者以人格担保,我的亲属、亲戚没有一个在红会、血站、医院工作。但作为累计献血8600cc的一名无偿献血者,虽然对红会也没有好印象,但我有必要将献血的一些真相告诉大家,为红会、血站、医院说句公道话:

第一,红十字会并不参与血液的具体运作,全国各级血液中心和血站也均不隶属于红十字会,因此红会绝无“卖血获利”一说。一些网友因为对红会不满,而迁怒于“救人一命”的无偿献血,明显是“打错了板子”。

第二,血站职工收入由财政保障。血站是全额拨款性事业单位,收入全部上交财政,所需费用也全部由财政拨款下发,简称“收支两条线”。也就是说,血站供应医院的血液,无论收取多少钱,血站也没有权力支配。不可能出现“卖血发奖金”的事情。

第三,血站收取费用只是为了弥补血液成本。上面文章已披露,血液成本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血液采集耗材,可直接计算到每袋血的主要是献血者的初筛、采血、血液成分制备、血液病毒灭活等过程所需耗材费用;二是各类检测试剂(主要包括:血型、转氨酶、乙肝、丙肝、梅毒、艾滋病病毒等检测项目);三是宣传费、纪念品、电费、停车费、血液储存费、运输费等。

第四,网友应就“高价血”展开微博举报。有不少网友提出输血花如何“高价”,我让他们提供具体医院名称,虽然我的主贴已经超过500个“全部转播和评论”,但却没有得到一人回应,包括康福军。笔者并未否认“高价血”的存在,但我们只能批评制造“高价血”的医院或地方政府,而不是抨击绝大多数地区没有“高价血”的这个行业、这个社会。为此,笔者电话咨询本地血站,得到的回复是:以输血200cc为例,血站收取210元、医院收取10元,共计220元。

此外,国家对无偿献血者还有一个补偿机制。比如笔者所在的城市就规定,无偿献血本人用血时,自献血之日起,五年内享受其献血量的三倍免费用血。五年后至终身,享受其等量免费用血。无偿献血累计1000毫升以上者,终身享受免费用血。献血者的直系亲属(指父母、配偶、子女)用血时,享受献血量的一半免费用血。

正因为有这个补偿机制,一些发达国家将无偿献血视为“血液储蓄”。

笔者一直关心无偿献血事业,并先后就无偿献血问题撰写提案,曾委托全国人大代表提交2011年全国“两会”的《“多管齐下”做好无偿献血工作,造福百姓》,和为解决无偿献血人员用血报销难问题,提交了《关于优化无偿献血偿还机制的建议》,建议医院与血站联网,直接在医院免除无偿献血者及亲属补偿部分的输血费用。

一些网友令人齿寒地辱骂无偿献血者“脑残”、“弱智”、“傻子”。笔者回应他们,没有我们这些被你们称为“傻子”的人献血,你们家人住院需要输血的时候,会是什么状况,你想过吗?

以康福军为代表的一些人,如此不顾事实地搞臭“无偿献血”,大家都想一想后果吧。(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