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药企业虚拟社区

国药控股高管施金明等贪污挪用千万元细节曝光

华润河南医药家园2019-06-05 19:12:51
调查发现,旅行公司再一次成为药企腐败的“黑金池”。



BY
中国经营报
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前高管贪污窝案尘埃落定。

今年4月,国药控股全资附属公司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前总经理徐益众因犯职务侵占罪、犯贪污罪,挪用资金罪,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元。同案的国药控股副总裁兼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原执行董事施金明在此前亦被判刑。

调查发现,旅行公司再一次成为药企腐败的“黑金池”。司法文书显示,施金明、徐益众多次采用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贪污、挪用上千万元。

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认为,高管能轻松套现贪污、挪用千万元,国药控股分销中心和旅行公司发生费用的流水不可能是小数字,这些费用去向何方值得关注。

对于种种疑问,媒体曾多次拨打国药控股相关宣传部门电话,但到截稿为止始终无人接听。

违规套现

2014年1月13日,国药控股公告称,1月10日晚,因涉嫌贪污,国药控股前副总裁施金明、国药控股全资附属公司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前总经理徐益众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带走调查。



图:施金明


在二人被调查之后,国药控股表示,公司已于第一时间就该事件所涉及之分销业务管理人员的委任采取适当安排。据董事会所知,截至目前,该事件并未对本集团之业务及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据国药控股旗下国药一致财报资料显示,施金明曾担任过国药一致的董事长、董事,2009年1月起任国药控股副总裁,其间兼任国药控股多个地方公司的董事长。

随着该案判决书的公开,案件背后的具体细节也逐渐清晰。

司法文书显示,2012年1月至2013年9月,时任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施金明,多次采用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套取分销中心公款总计人民活动币230万元。上述钱款后由施金明占为己有。

2009年3月至2012年12月间,被告人徐益众在担任上海国药某某医药有限公司销售部总监、国药控股运营中心有限公司商业分销中心总经理、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期间,利用负责公司分销业务和管理经营的职务便利,多次采用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将单位钱款总计约274万元占为己有。

法庭还查明,徐益众先后多次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套取单位钱款共计人民币666万元,徐益众将上述钱款存入个人银行账户后,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营利,至案发尚未归还。

据了解,徐益众的落网与他的直接上司施金明有很大的关系。

2014年1月,施金明因为将其他公司给国药控股交易的返还款存入私人账户,并为个人使用,而被带浦东新区检察院带走调查。在施金明事发前一个月,徐益众也因为涉嫌贪污被免职。徐案的判决书显示,施金明在此前亦被判刑。

公开资料显示,国药控股是中国医药集团旗下企业,成立于2003年1月,拥有并经营内地最大的药品分销及配送网络,2009年9月在港上市。

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是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2年1月。作为国药控股在上海地区最重要的业务管理和运营平台之一,承担着国药控股的大部分战略品种的全国进口、采购及分销任务。

国药控股2014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3年末,国控分销公司资产总额约 99亿元,负债总额约78亿元,所有者权益总额约21亿元。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约140亿元,实现净利润 约1.8亿元。2013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约26.5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净增加额8326万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医药分销业务主要分为两类,调拨也称批发,是医药流通企业将医药产品销售给另一个流通企业的模式,纯销即医药流通企业直接将药品销售给医院的业务模式。

调拨业务则通过旅行公司操作一般是邀请下游客户的采购员集中召开订货会,以此来加大下游客户的订货量;纯销业务这块则是针对医生做公关活动或邀请出国等,通过旅行公司开发票套现是比较常用的方法,用来支付合规无法通过的比如送给医生的礼金、礼品和“出差补助”等。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前后3年时间,高管能轻松套现贪污、挪用千万元,国药控股分销中心和旅行公司发生费用的流水不可能是小数字,这些费用去向何方值得关注。

事实上,此案爆发后,国药控股开始“亡羊补牢”。

该公司公告表示,公司亦已成立由董事长及总裁为领导的专门委员会,处理有关该事件的一切事宜及配合检察机关进行调查。该专门委员会亦将就集团内部控制体系展开审查,并将审查结果报告董事会。并且在国药控股官网首页醒目位置上,还列出了中国医药集团与国药控股举报小金库的电话。

灰色交易

此前,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事件让药企通过旅行公司套现行贿这一行业“潜规则”浮出水面。

公安部当时通报称,作为大型跨国药企,近年来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华经营期间,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同时,该公司还存在采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旅行社开具假发票或虚开普通发票套取现金等方式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艾睿铂(AlixPartners)亚洲区财务咨询服务的负责人莫礼诗曾公开,表示在华药企须关注旅行社腐败风险。

他表示,药企一直有较大的差旅及市场开支预算,所以相比其他行业而言药企面临的风险也更大。实际上,药企因业务拓展的出差费用中牵涉旅行社,为其员工违反企业规定提供了一种可能的途径。比如,旅行社可以通过向企业开具正规发票来满足企业的内控需求,也可以直接接受以差旅为名义的公司款项以待日后使用,一笔“黑金”由此产生。

有行业人士透露,由于药企的客户遍布于全国各地,再加上通常允许通过赞助会议、专题讨论会和其他推广活动来支持药物销售,药企往往容易忽略此类问题,有时甚至会替那些有药物采购权和使用权的医护人员支付出行和住宿的费用。而旅行社也可能通过夸大出席医生的人数,甚至捏造整个会议,将资金挪入“黑金”账户。此外,药企员工还可通过假借与旅行社往来夸大差旅费用。

葛兰素史克事件曝光后,很多药企的会议费曾出现过短期的下降。

不过,媒体梳理发现,2014年,多家上市药企花在会务上的费用还是居高不下,东北制药、复星医药、同仁堂、上海凯宝等医药公司的会务费超过1亿元。

东北制药2014年营收43.3亿元,净利润8707万元,会务费高达2.19亿元,超过了净利润的两倍多。更为离谱的是,该企业在2013年亏损1.67亿元的状态下,会务费仍高达2.21亿元。

上海凯宝2014年营收14.8亿元,会务综合费约为1.22亿元,高于该公司2013年的1.17亿元;中新药业的历年财务报表中,2012年以4.7亿元现身的会务费,在2013年开始变身为市场推广费,2014年的该项费用高达4.67亿元。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医药企业用于学术推广的会务费无可厚非,但是通过学术推广,对医生、学者等医院内部人士进行贿赂等已经成为医药公司学术会议的潜规则,这样的会务费用应该受到监管”。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些旅行公司已沦为药企用来套现的工具。“虚增参会人数套现很容易,会议究竟开了没有、到底有多少人参加,公司财务部门并无确切核证的手段,况且公司高管对此心知肚明。也就是说,只要发票合乎规范,到财务部门报销很容易蒙混过关。多报销出来的钱,既有可能用来行贿,也有可能回流给药企高管。”

国药控股高管贪污细节

施金明

时任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12年1月至2013年9月

多次采用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套取分销中心公款总计人民币230万元,并占为己有。

徐益众

时任上海国药某某医药有限公司销售部总监、国药控股运营中心有限公司商业分销中心总经理、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

2009年3月至2012年12月

利用负责公司分销业务和管理经营的职务便利,多次采用通过旅行公司违规套现的方式将单位钱款总计约274万元占为己有。